北京茶叶茶叶百科乌龙茶大红袍

饮水思源 大红袍

摘要:最近有幸接触武夷岩茶,网上、店家建议的入门品种均为:肉桂、水仙、大红袍。“香不过肉桂,醇不过水仙。”是一种常见的看法,初学之下,尚未广泛接触岩茶品种,恐怕还无资格去品评。真是若此,也因是肉桂、水仙品种特征明显,比较容易辨别和掌握吧。此外,肉

最近有幸接触武夷岩茶,网上、店家建议的入门品种均为:肉桂、水仙、大红袍。“香
不过肉桂,醇不过水仙。”是一种常见的看法,初学之下,尚未广泛接触岩茶品种,恐
怕还无资格去品评。真是若此,也因是肉桂、水仙品种特征明显,比较容易辨别和掌握
吧。此外,肉桂、水仙已然占据岩茶的大半江山,客观上也是应该知道一二的。关于“
大红袍”,倒是可以肯定:名不过“大红袍”,不品“大红袍”,枉学武夷岩茶了……

且慢,听着传说故事,糊涂地喝“大红袍”,对于我等初学者,很难喝出它的好。
今日起早,一泡肉桂下肚,吃点茶点,再一泡水仙下肚;过会,再一泡大红袍。单从香
、醇上着手,确实肉桂和水仙特征明显,大红袍之好,该是胜在一种冲和之美,中庸之
美,“和”字以概。莫笑,浅见:)从心理上讲,喝“大红袍”起初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因为是拼配的,盖子一起,什么颜色的都有,深红色,青红色的,褐色的……心理当
知道,这是“商品”大红袍。

前一段时间听一位师傅讲“大红袍”分为三种:母本大红袍,纯种大红袍,商品大
红袍。我想最好的该是母树大红袍吧,拍卖都20克十几万了……咱没这个缘,能喝上纯
种的已经是幸福了。正巧那里有陈德华老先生的“纯种大红袍”,拿了10克回去喝。前5
克喝的时候,还有一位朋友在,开汤一闻,兰花香特别明显,第一泡喝下去,他摇头说
这不是“大红袍”,笔者自己也品之,有一点点涩,加上此茶轻焙火,兰花香特别显,
厚度略有不足,我想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泡好吧;后5克,我稍后自己一个人又泡了一次,
这次好了很多,不过要说是极品,心里始终是不太服气的(此茶市价5000元/市斤)……
可这明明是陈老的纯种大红袍啊(出处标明为“爱德华”实验茶场,后查之,名不虚传
)……有点糊涂了……

近日又看了点相关信息,在北斗一号品种的介绍中,清晰可见这样一段文字:“在
蒋叔南《游记第一集》说:‘如大红袍其最上品也,每年所收天心不能满一斤。天游亦
十数两耳’。说天心、天游三岩皆有。而有九龙窠刻石命名变‘大红袍’,是1927年所
刻,系寺僧怕游人乱采真本而于较难攀登之半崖岩壁上为之。据林馥泉调查证实,该树
(原三丛,现四丛)实为名枞‘奇丹’,决非大红袍。而真本(大红袍)究在何处,众说纷
纭;一说在北斗峰(系四十年代初,当时中央茶叶研究年于北斗峰采集而得,因有‘正’‘
副’本之别,故命名为北斗一号、北斗二号代之);二说在火焰峰(系陈书省老茶师从内
在品质角度上肯定的);三说九龙窠(现石刻之处),而天游之说早已消失。为弄清大
红袍名枞产地,五十年初笔者随叶鸣高、陈书省专门调查武夷名枞,看到三处大红袍茶
树并采集过标本,可惜文革中遗失),感到三地茶树特征不同。六十年代初又至各处,
北斗、火焰之树已衰败,近于死亡。被野草淹没,仅勉强各剪数穗扦插,(各活一株,
九龙窠的活一株)将四株三样之苗植于一穴,随树龄之增加,原不同之特征渐趋一致,
疑原系一株,分植三地,由于地理环境和小气候的不同而形成某些生理上的差异,在上
同的地理气候条件下,又逐渐恢复其共性,故又以此为母树剪株进行无性繁殖,所得苗
木移栽于‘九龙’小气候之茶地。后又分植于天游茶科所,每年采摘鲜叶单独初制,并
与现在‘奇丹’作品质对照,近十年来均具品质优势而高于‘奇丹’。”此文系姚月明
老师傅最新论文集中的文字,当有一定的权威性。看来:当年的“大红袍”究竟是怎么
样的品质,是可以从“北斗”这个品种上去寻找一些蛛丝马迹的,而且武夷奇苑茶业的
网站上明确写着“北斗”品种有一度是称为“大红袍”的;第二,真正的“大红袍”种
概念比较模糊,究竟是九龙巢上的那六株摘下的算(有说此六株原是三株,后又补上三
株),还是上文里称的品质特征恢复共性的品种,还是已然消失在历史之中了呢……

这样就又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叫过“大红袍”的“北斗”现在不再这么叫了?难道
是因为品质上的问题?回想前面所喝的“纯种大红袍”,确实兰花香显,但其他特征就
略有单薄了。(注意这是陈老的茶,不是姚老的“北斗”),至于“北斗”的品质,笔
者尚未亲试,不可妄言。关于两位对“大红袍”研究开发卓有贡献的老先生之茶的联系
:有一说陈老的茶乃是取九龙巢六棵中品质最优之第二棵树,剪取强壮的枝干,扦插栽
培而成,但此说可信度比较低;另有一说似可信度较高:1985年陈老任武夷山茶科所所
长,向老校友要得5枝当年移栽的“大红袍”穗条并扦插成功,而此移栽的“大红袍”,
乃是1962年该校友“奉上级”之命从九龙巢母树上剪下移栽的,相关文字笔者认为对“
大红袍”研究至关重要,原文引来:“那时,他刚从福安农校毕业,分配到武夷山茶科
所工作。初次在九龙窠见到大红袍母树时,他还没有多少想法。然而,没多久后的一天
,省茶科所来了一位熟悉的校友,说是奉上级之命,要剪一点大红袍母树的穗条作科研
之用。陈德华陪同他去时,出于好奇心,也想弄两穗到自己种种。令他想不到的是,居
然被这位校友严辞拒绝了。说没有上级的指示,任何人都不能动一片叶子!”究竟剪的
是哪一棵树上的枝条,恐怕与现在陈老的“纯种大红袍”有极其密切的关系了。前不久
喝到茶的则源于陈老的儿子陈启任法人,新近创办的企业,此“纯种大红袍”应该和上
面提到了1985年扦插成功的“大红袍”同是一源;姚老的茶则可见上述文字。但本人一
来无农作知识,二来信息来源未必完全可靠,只是个人猜想罢了。更何况自己连“北斗
”都没喝过,无资格去品评。来日当取些“北斗”一起品评之:)

那么现在的“大红袍”又是怎么一种概念呢?回到身边的茶……是拼配的,符合国
家制定的标准的茶!至于拼配的成分,又可以参考《大红袍的拼配原理》一文。好吧,
我想还是重新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撇开母本,纯种,商品的概念,换之以“历史”,
“九龙巢”,“品质”的概念……首先,所谓“真正的大红袍”已然难以追寻,但如果
要追寻其蛛丝马迹,不妨选择姚老的“北斗”(我自己叫“历史”大红袍);如果要尝
尝九龙巢上那所谓的“母本大红袍”的味道,或许可以从陈老的茶里寻得一些滋味(我

自己叫“九龙巢”大红袍;从品质的稳定上而言则可以选择现在的商品大红袍,虽然其
不是“真正”的,或者某某皇帝喝的那个,但从品质上而言可能还超过彼大红袍,从而
以质取胜。这里的“大红袍”已然不是树种了,而是一种“品牌”和“皇冠”,或许有
人会这么说:“我这个茶是武夷岩茶中各个指标品评出来的最好的,所以叫‘大红袍’
。”(给个好听些的名字叫“品质”大红袍:))……毕竟,以上三点不是虚幻的和云
里雾里的,虽然有点难度但也是可以实现的。更重要的,可以让我们平心静气地喝着手
里的,品质稳定的,价格相对不高的——“品质”大红袍,也给自己留有些须遐想的余
地:我还可以有机会品到当年某某皇帝喝过的“历史”大红袍之余韵,也有机会品到当
年20克拍出多少万的“九龙巢”大红袍之余韵,岂不是既可在平日里保证品质,有缘时
又可以追求到“历史”的余韵或者“拍卖”的名气:)……此刻,我知道,这些脑海中
的意象是一种期望,而不再是无法实现的幻想了。

版权声明:转载需注明转自www.bj-tea.com(北京茶叶网)。如果本网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欢迎加入北京茶叶2000人交流QQ群:83631799,群内有来自原产地专业人员服务,保证有问必答。

北京茶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18726858391 云南北京茶叶客服QQ号QQ号:249785136
北京茶叶百科
红茶
滇红 祁门红茶 信阳红 金骏眉 正山小种 金针梅 工夫红茶 政和工夫 坦洋工夫
绿茶
云雾茶 安吉白茶 信阳毛尖 西湖龙井 都匀毛尖 碧螺春 太平猴魁 黄山毛峰 六安瓜片 毛尖茶 蒙顶山茶
白茶
白琳工夫 寿眉 白毫银针 白牡丹 福鼎白茶 政和白茶
乌龙
台湾乌龙茶 肉桂茶 铁观音 水仙茶 冻顶乌龙 武夷岩茶 大红袍 老枞水仙
黑茶
黑茶 湖南黑茶 安化黑茶 普洱茶 沱茶 砖茶
花茶
雨花茶 昆仑雪菊 花草茶 茉莉花茶 菊花茶 金银花 玫瑰花茶
黄茶
霍山黄芽 君山银针
其他
禅茶一味 藏茶 养生茶 有机茶 苦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