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茶叶北京茶百科北京茶叶品牌

北京茶叶品牌老字号“张一元”亿元归来记

摘要:1982年,大明眼镜店的郝玉伟无意中发现,自己单位隔壁的闽春茶庄改名了。 打1976年开始上班起,郝玉伟就跟这家茶叶店抬头不见低头见,当时名曰红旗,后来改名闽春,这又变张一元了。 郝玉伟的父亲是位资深茶友,回家聊起这事儿时,老爷子一拍大腿,这可是北

1982年,大明眼镜店的郝玉伟无意中发现,自己单位隔壁的闽春茶庄改名了。

打1976年开始上班起,郝玉伟就跟这家茶叶店抬头不见低头见,当时名曰“红旗”,后来改名“闽春”,这又变“张一元”了。

郝玉伟的父亲是位资深茶友,回家聊起这事儿时,老爷子一拍大腿,这可是北京著名的老字号,好多年不见了。

2018年8月27日,北京晚报对活动进行专题报道

一晃几十年,2018年7月底,自己也成了资深茶友的郝玉伟应邀来老店参加一个仪式。这天,这间伫立在大栅栏100多年的老店又迎来了“过亿时刻”。从2012年到现在,老店每年单店销售额过亿的日子越来越早。

郝玉伟不太会拍照片,没法跟大家分享“图说”记忆,但他希望能用话说的方式将自己记忆中 “老街坊”的变迁讲出来。

“眼见着它重新崛起,从某种意义上说,张一元也是北京改革开放四十年成果的一个缩影吧”,郝玉伟如是说。

张一元当年的老牌匾成了首博的文物。

归来 老字号的蹉跎岁月

1982年恢复本名后,张一元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请人重新题写“金字招牌”。

北京人喝茉莉花茶始于清朝咸丰年间,到民国的时候北京城大大小小有名有姓有字号的茶庄有300多家,不过到现在,真正创始于前清年间的茶叶老号,在北京已是屈指可数,张一元是其中之一。

改革开放前的张一元发展分两个阶段,一个是从1900年创立到解放前,因为1947年的一场大火,让这家老字号元气大伤,加上后来南北交通逐渐难走,几近歇业。第二阶段则是解放后公私合营,买卖重新开起来了,但那个年头实行茶叶统购统销政策,按计划调拨销售。光有招牌,个性没了,再到后来,连冯恕给题的金字招牌都给弄没了……

直到1982年,改革开放四年后,这家老字号的牌子终于被重新挂上,但统购统销的政策没变,在懂行的老茶友看来,当时的张一元还只是记忆中的一个符号。

郝玉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被评上了大明眼镜的验光技师,工资高,只买“邻居家”18元一斤的茶。郝玉伟说,当时只是觉得张一元比较贵的茶才能喝。

喝了半辈子的茶,郝玉伟还是第一次获邀站柜台。摄:乔健 陈风檩

传统 让老北京人喝上老北京茶

早年间,老北京人晨起第一件就是先泡一壶热茶,有钱人家会沏一壶香片,没钱的也会给泡一壶从茶叶店买来的碎茶叶沫子,名曰高末。

别看今天张一元家大业大,香片儿档次从80元/斤到6000元/斤不等,但30块钱一斤,纯赔本儿赚吆喝的高末儿也没扔,为的就是让好这口的北京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味觉记忆。

说起茶,郝玉伟很佩服张一元店员们包的茶叶包,而且不光是老店,全北京几百家分号手法都一样。

一张印着店名的大张方纸,上边铺放一张小点的纸,将称好分量的茶叶倒在上面,三两下,就打好一个方方正正的包,再用绳子系上十字,既美观又结实,甩起来都不会变形散架。

郝玉伟曾经试着自己包包看,但怎么也恢复不了。

闽东茶园是老字号上世纪90年代自建的首个专属基地。 摄:乔健 陈风檩

转机 半导体里传来 “春天的故事”

1992年是张一元恢复老招牌的第十年,这年冬天也可以说是张一元最惨的一个。当时,大栅栏百年老店的账上只有6000块钱了,更要命的是,大堂内售货员比顾客还多。

不过,正所谓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一年的春天,一则“春天的故事”让老字号重新焕发生机。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宣布建立,横亘头上的统购统销制度也开始松动。

正在热销的张一元花茶都是在广西横县基地窨制的。摄:乔健 陈风檩

冒着被上级供应商断货的风险,张一元重新拾起老传统。 自建茶园,自己窨茶,寻访创始人张昌翼的后人,找回老茶经。慢慢的,那个昔日冬天里充满烟火味儿的老店厅堂内,又热闹了起来。

郝玉伟对于这段时间的张一元最大印象就是当街炒茶,演示、宣传制作工艺。现在想来,既宣传文化,又给产品做了广告,挺高。不过在当时,同为“老国营”出身的郝玉伟却觉着“出格”,甚至有点儿掉价。不过很快,到了下一个春节前,买茶人就排到了大栅栏街口。

人情味儿是老字号特有的味道。摄:乔健 陈风檩

符号 同一个字号不同的味道

从印象里的老北京符号到如今的老北京味道,张一元用了将近40年时间终于把人们从记忆中又拉了回来。大栅栏老店用了不到8个月时间销售破亿,这就是茶友对老店的最好肯定。

作为一家有着11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张一元并不守旧。天猫店开的风生水起,业内一致看好下一个单店过亿元的就是它。不过在大栅栏老店里,百年时间沉淀下的厚重京味儿文化,并没有因为今天日新月异的生活而有所淡漠。

老店再次破亿当天,拿着纪念品,茶友们满载而归。摄:乔健 陈风檩

郝玉伟和老店的徐经理、张经理后来都成了朋友,经常一起郊游,这在开架式售货的超市不可想象。街里街坊的人情味儿在这里尤为明显,有的当年在前门一带的住家儿现在搬走了,还会跨几个区回来串个门儿,拎两斤茶带回家,为的就是跟店里的熟人唠几句家常。有的游客被店内的京味儿氛围所吸引,也会买上点儿当作特产带回家,不久后又会成为网店的回头客。

郝玉伟说,自己刚开始喝茶的时候为的是解渴,现在是品味,原来是将就不讲究,现在是讲究不将就。

从将就到讲究,从凑合到规矩,同一个字号,不同的味道;无疑,守着金字招牌的张一元没有“倚老卖老”,而是真的找回了老味道,并成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就体现之一。

即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北京晚报官网·北晚新视觉网诚邀您参加“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影像故事征集活动,用“图说”的方式分享您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的难忘经历、身边变化,以此致敬辉煌四十年。

版权声明:转载需注明转自www.bj-tea.com(北京茶叶网)。如果本网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欢迎加入北京茶叶2000人交流QQ群:83631799,群内有来自原产地专业人员服务,保证有问必答。

北京茶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18726858391 云南北京茶叶客服QQ号QQ号:249785136
北京茶叶百科
北京茶叶百科
大山的孩子与北京兰·茶艺坊 1982年,大明眼镜店的郝玉伟无意中发现,自己单位隔壁的闽春茶庄改名了。 打1976年开始上班起,郝玉伟就跟这家茶叶店抬头不见低头
红茶
滇红 祁门红茶 信阳红 金骏眉 正山小种 金针梅 工夫红茶 政和工夫 坦洋工夫
绿茶
云雾茶 安吉白茶 信阳毛尖 西湖龙井 都匀毛尖 碧螺春 太平猴魁 黄山毛峰 六安瓜片 毛尖茶 蒙顶山茶
白茶
白琳工夫 寿眉 白毫银针 白牡丹 福鼎白茶 政和白茶
乌龙
台湾乌龙茶 肉桂茶 铁观音 水仙茶 冻顶乌龙 武夷岩茶 大红袍 老枞水仙
黑茶
黑茶 湖南黑茶 安化黑茶 普洱茶 沱茶 砖茶
花茶
雨花茶 昆仑雪菊 花草茶 茉莉花茶 菊花茶 金银花 玫瑰花茶
黄茶
霍山黄芽 君山银针
其他
禅茶一味 藏茶 养生茶 有机茶 苦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