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茶叶北京茶百科北京茶文化

北京茶客漫谈

摘要:那是被北京大大小小的机关培养起来的茶客。喝茶对于他们来说与其说是喝茶,不如是在和无限光阴斗争的武器和工具。在办公室里,一张报纸,一杯清茶,就足够他们消磨掉一天的时光。 所以,他们的茶杯一定要大,最好是大号罐头瓶子改装而成。每天早上,一大把

那一年,我住在望京。小区旁边新开了一家茶馆,门脸很古旧,在旁边饭店的大红招牌掩映下显得有点冷清。我和先生每晚去散步的时候,偶尔在那茶馆里站一站,看到几案上沉寂的兰花,就觉得这地方很好。然而,地方好是好,若要在里面寻个位子是要付出代价的——三十块钱一杯的茉莉,五十块钱一杯的滇红,对于在喝茶上不甚了了的我们来说,这价格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北京老舍茶馆

印象中这茶馆的生意一直和它的门脸一样冷清。再后来,才知道茶馆里也开始卖起了吃食,比如大馅的饺子,老北京的炸酱面之类。看来小茶馆为了生存,已经学会了俯首于众生。

然而,茶馆的生意还是很冷清。或许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即使再努力,也不会象家常女子那样贴心贴肺地讨好自己的主顾,所以,这茶食合一的小茶馆看上去总有几分不伦不类的怪异。到后来,小茶馆的结局只有一个,关门大吉。

我去武夷山的那一年,正好是小茶馆关门的那一年。所以,当武夷山人笑着对我说:“你们北京人不会喝茶”的时候,我便无言以对。

是的,在北京你几乎遇不到真正的茶客。

虽然总有人在那里喝茶。

这里面就有他们。

他们是在写字楼里坐着的小资一族,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精致的茶杯。他们对于公司准备应付客户的一次性纸杯向来都不屑一顾,因为在他们喝的不仅仅是茶,更是一种感官的赏心悦目。所以,早上九点,当办公生活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品质生活也就随着热水器哗哗的水声而开始了。

没有人考证过他们杯中之物的品质。品质生活的品质大多只在外表,只要名头够响,品质的魅力已经完成了十之八九。

所以,你尽可以给那些茶安上响亮的名头:“高山云雾”、“极品观音”、“血色浪漫”、“绿色海洋”之类。与其说他们是在喝茶,不如说他们是在喝喝茶的状态。这种状态是一种尊贵,一种优雅,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一种近似于商业行为的标榜和包装。

所以,他们往往会在大家都喝普洱的时候去喝普洱,在大家都喝红茶的时候去喝红茶,对于他们来说,喝出什么滋味是不重要的,关键是他们“喝了”。

喝了就好。茶叶本是最与世无争的生命,它对于喧闹的人类本来就无欲无求。

据说,在北京很多生意都是在咖啡厅或者茶馆里谈成的。那地方肃静,可以让双方的唇枪舌剑短兵相接得以淋漓尽致。而北京几乎所有的咖啡厅里都卖茶,而所有的茶馆里都卖咖啡。这就是国际元素。

有一种茶客,遵循的是机会主义的准则。因为茶对于他们来说可有可无,茶只是一种社交的手段罢了。没有茶的时候,那就喝酒,如果没有酒的话,那就来点儿可乐吧,如果连可乐都没有的话,那我们就喝咖啡吧。所以,不要问他是点花茶还是绿茶,是红茶还是乌龙,他的口味是随着他的客户变的。

然后,咖啡厅或者茶馆就成了战场。

在这里,最最文雅和悠闲的举止下,藏着最深最深的心机。

不能不说的,还有他们。

那是被北京大大小小的机关培养起来的茶客。喝茶对于他们来说与其说是喝茶,不如是在和无限光阴斗争的武器和工具。在办公室里,一张报纸,一杯清茶,就足够他们消磨掉一天的时光。

所以,他们的茶杯一定要大,最好是大号罐头瓶子改装而成。每天早上,一大把的茶叶下去,第一杯水酽酽的,酽到了有些苦涩。只有这样的苦涩才能让人在百无聊赖的办公室里振作起来,只有这样的苦涩,才能让人在日复一日重复的生活里,感受到些许新鲜和刺激。

他们是工薪阶层,对于茶质本无过多的挑拣。即便如此,他们也要斟酌那茶冲泡的次数,一定要喝到淡而无味了,还要将剩余的茶水倒在身边的花盆里。如此说来,他们是所有中国人里,对茶叶利用最彻底的那一类。

俱往矣。

现在,他们终于从壁垒森严的办公室退休赋闲。多年机关生涯留下的是壮志未酬的苍白人生,然后,就只有茶。所以,他们每年的茶叶消费是惊人的,因为,现在的他们还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需要消磨。而他们,最认的就是“张一元”或者“吴裕泰”这样的老品牌,就好象他们年轻时认定了一个单位就能一呆到老一样。

对于茶,他们是可以喝出些滋味儿的。毕竟在茶里浸泡了大半辈子,连心肠,都有了几分茶叶的苦涩。

又想起那一年的春天,在樱桃沟野游。有老人家身背水桶,铿锵而行。问:“何往?”

答:“取水是也。”

“缘何取水?”

“泡茶是也。”

付出几杯茶的汗水,只为了获得一杯好茶而已。世人皆聪,又有几个参透其中的奥妙,这样不计得失的奔走,又有几个能做得到?

想必,这样的人便是真正的爱茶之人了。然而,北京这样的大,大到茶客们都只能隔绝于各自的方阵之中,各品其茗。北京是这样的大,没有一缕茶香可以通过地铁飘散于城市上空,也没有哪一缕茶香,可以逃得过贴金描彩的豪华包装。所以,在这光怪陆离的都市里,这样的爱茶之人,只可偶遇,决不可求。

或许有人说,北京不是还有一个马连道吗?不是全北京的人都到那里买茶吗?

想想,笑了。

此处无茶。

在这座水泥涂抹而成的都市里,尤其如此。

版权声明:转载需注明转自www.bj-tea.com(北京茶叶网)。如果本网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欢迎加入北京茶叶2000人交流QQ群:83631799,群内有来自原产地专业人员服务,保证有问必答。

北京茶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18726858391 云南北京茶叶客服QQ号QQ号:249785136
北京茶叶百科
北京茶叶百科
静下心来在北京喝茶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老北京胡同里的茶馆或者咖啡屋随处可见,它们大都是一个四合院落,家庭作坊式的,虽然简朴,却也温馨。院落外照例是灰黑的街面,灰
红茶
滇红 祁门红茶 信阳红 金骏眉 正山小种 金针梅 工夫红茶 政和工夫 坦洋工夫
绿茶
云雾茶 安吉白茶 信阳毛尖 西湖龙井 都匀毛尖 碧螺春 太平猴魁 黄山毛峰 六安瓜片 毛尖茶 蒙顶山茶
白茶
白琳工夫 寿眉 白毫银针 白牡丹 福鼎白茶 政和白茶
乌龙
台湾乌龙茶 肉桂茶 铁观音 水仙茶 冻顶乌龙 武夷岩茶 大红袍 老枞水仙
黑茶
黑茶 湖南黑茶 安化黑茶 普洱茶 沱茶 砖茶
花茶
雨花茶 昆仑雪菊 花草茶 茉莉花茶 菊花茶 金银花 玫瑰花茶
黄茶
霍山黄芽 君山银针
其他
禅茶一味 藏茶 养生茶 有机茶 苦丁茶